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广德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09:40:3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广德白癜风医院,清丰白癜风医院,福建白癜风会遗传么,北京治疗白癜风什么时候,浙江能治白癜风的西医,北京平价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单县好的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J.M.库切:与时间面对面)

  76岁的J.M.库切是首位获得两次布克奖的作家,分别是1983年的《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和1999年的《耻》,《耻》让他一举拿下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作为当代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J.M.库切生活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很少接受媒体的采访,在大众层面是鲜为人知的。在远离名利的隐逸生活背后,他用真诚和良知的眼睛去看世界,作品充满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和同情。

  当今西方学界有一种倾向认为“小说已死”,小说沉迷于对文本的自恋,失去了道德、政治、社会、哲学的广泛联系。20世纪五六十年代,当非洲许多其他国家的文学随着民族独立而得到新的发展,不论在形式技巧的复杂性、成熟性,还是涉及主题的广泛性上,都有了一定的突破,而南非文学的情形恰恰相反,不管是白人还是黑人作家,表现的始终是南非现实政治的残酷——囚禁、镇压、流放等等,这给文学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偏执性。南非对作家的创作而言,始终都是一种精神性的在场。直到1994年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之后,文学的创作环境才变得宽松。

  约翰·马克斯韦尔·库切(John Maxwell Coetzee),1999年凭借《耻》获得了著名的布克奖,而又是这部作品为他赢得了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作品大多以南非的殖民地生活和各种冲突为背景。

  由于库切从小就经历了社会文化“移位”的生活,再加上成年后的多次流散经历,导致了其文化归属的尴尬和困难,使他在界定自我文化身份时产生了认同危机,他发现自己在哪里都是一个“他者”,一个找不到文化之根的异乡人。最后他索性成为一个世界公民,用自己的写作为全世界被压迫、被殖民的“他者”言说。库切通过《耻》抨击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尤其批判了白人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特别是它对种族制度的衰落以及种族隔离制度所带来的南非社会文化困境等,库切用作品向世人暗示了白人在种族隔离后的南非遭受的耻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在库切看来,是话语建构了历史的真实,也是话语使各种权威自然化,他所做的,就是揭露话语背后的权力操纵,从而实现主体的自由。库切笔下的人物都具有一种保持特性,拒绝同化的气质,这种气质可能以一种令人震惊、反感的极端形象表现出来。如《迈克尔·K的生活和时代》中,讲述着长着兔唇、智力低下的主人公K,怀着坚定的信念,一路躲避炮火,带着母亲重回故土,主人公停留过的地方都有确实的地名,但整部小说指向的却不仅是外部现实,隐喻性地回涉作品中的事件,构成对自身的批评,从而折射出作家本人对于文学与现实关系的思考。

  《用人生写作的J.M.库切:与时间面对面》作者大卫·阿特维尔通过研究库切存放在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兰塞姆中心的文件,用细腻的笔触、清晰的脉络将库切的创作与经历进行了详尽地解读与剖析,为我们揭示了这位世界闻名的当代作家手中所握的一些魔法。郝雅丽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新源白癜风医院